当前位置:城际网站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
文学,灵魂的栖息之地

来源:现代散文网 浏览:64次 时间:2021-09-07

塞万提斯在《堂吉诃德》中这样写道:“没有固定的目标,只是信马由缰而已。他觉得,只有这样,才会有真正的奇遇。”我也是信马由缰,我期待着堂吉诃德般的奇遇。也许是叔叔说一定要去省会城市,也许是语文成绩还不错,也许是故乡太小,放不下让我日思夜想的奇遇,最后填志愿就像做数学选择题一样,集思广益用排除法剩下来的那个选项就是海师的汉语言文学。就这样,我辞亲远游,来到了海口,成了中文系的一名学生。

我曾经锋芒毕露,在现实里的泥沼里挣扎求索,一度无路可走,灰心丧气。荏苒冬春谢,寒暑忽流易,时光悄然而逝。如今,雨后初霁,文学收留了我,她给予了我一处生机勃勃且自由美好的广袤天地。文学之于我,是灵魂的栖息之地。灵魂不再无处安放,性格也逐渐沉静。我能安静地读书,与志同道合的人谈论文学,酣畅淋漓。北岛说:“那时候,我们有梦想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”,这正是我当下的写照。

我国著名作家毕飞宇在《朗读者》中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,但是当你爱上阅读的时候,你便拥有了两个世界。”如此看来,我要感谢文学,是她为我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。因为文学,我得以在中国古典诗词中遨游。与高适一起驰骋塞漠,看“校尉羽书飞瀚海,单于猎火照狼山”的紧张局势;与李白一起仗剑去国,观“月下飞天镜,云生结海楼”瑰玮奇丽;知杜甫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忧民情怀,识苏轼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的平静豁达;憎恶“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”的男子;爱慕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的容若......因为文学,我得以与诸葛亮称兄道弟,与曹植谈天论地,与达尔杜弗斗智斗勇,与少年维特互诉衷肠......因为文学,我遇见了外国的许多优秀文学家,像是莎士比亚,夏目漱石,村上春树,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,卡夫卡,莫里哀......文学为我构建了这样一个世界:跨越历史,无问东西。合上书本,心灵逐渐丰盈起来。

文学成为灵魂的栖息之地,由此,喧嚣的世界就会安静下来,我便能沉下心来认真思考。在电影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里,主人公兰特用智慧和反叛打破校长墨守成规的传统教育观念,这部电影给予我的启示就是:应该要学会独立思考,思考是创新的源头。老师一直强调:中文系的学生一定要多阅读,广泛阅读。大学以前我看的书的确不多,于是我开始疯狂看书,最快的时候可以一天看完一本书。看过的书是越来越多了,但问题是,看得太快消化不了,有时候连主人公的名字都没有记住,就像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里的老大爷的反应似的——“马什么梅?”“马冬梅”。“什么冬梅?”“马冬梅”。“马冬什么?”“马冬梅”。于是我开始思考,对于我来说,什么是“有效阅读”。思考过后,我认为,如果一定要在阅读的数量和质量上做一个选择,我选择质量。我开始控制阅读的速度,改变阅读的方法。一定要手抄好词好句,写下由它们引发的感想,梳理人物关系,分析人物形象。虽然慢了点,辛苦了点,但是看到那几本满满当当的阅读笔记,自己居然感动了。灵感闪现,下笔时文思泉涌,一气呵成,我知道我思考过的方法没有错,我正走在一条漫长且布满鹅卵石的路上。

作家李洱曾经说过:“文学倾向地描写描述那些珍贵时刻,它浓缩着深沉的情感,包含着勇气、责任和庇护。”庚子鼠年新年伊始,百年难得一遇的新冠疫情爆发,开学遥遥无期,新闻铺天盖地,我紧张,我焦虑,我痛苦,我想我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我正有要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微博上,一封封请战书让我泪目,“不计报酬、无论生死”、“若有召,召必回,战必胜”,医护人员不惧生死,冲锋在前,我从千万个战士中杂取种种,合而为一,创作了《望》这篇小说,写一个母亲翘首以盼当医生的儿子回家吃饭,但儿子却登上了去武汉支援抗疫的飞机。这是我真正意义上开始自由创作。二十年来第一个不在家度过的端午节,我辗转反侧,彻夜未眠。是的,我想家人了。凌晨四点我坐在阳台上看星星,抬头竟不知家在何方,何其伤悲。海风伤眼,蓦然间,我泪流满面,我以当时最真切的感受创作了《茴香》这篇散文。感谢第十七届全国大学生文学大赛,让这两篇拙作获得全国三等奖。清明时节,我又想起长眠于青山绿水间的外公,不知道他在天堂好不好,他一定很想我们。念及于此,涕泪沾襟。因而我创作了《春天很好,只是很想您》这篇散文纪念我的外公,已和其他同学的作品共同出版。春风和煦,当我坐在图书馆里看到沈从文先生的小说序言时,我惊讶于这跨越八十年的“遇见”,也从未想过自己拙劣的文字能获得“新生”,见到光明。如果没有文学,我不会有积累,没有积累,我就不会有创作的勇气与能力。

罗曼·罗兰曾经说过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”我的最新笔名叫“卿苢”,“卿”来自于《在时光中优雅盛开》,“苢”来自于《诗经》,这是对自己的一个美好寄寓。如果可以,愿自己有卿相之才,如果没有,愿自己如门前芣苢,虽弱小却于他人有些许益处。生活不易,实现理想更加不易,但我依然心有所愿,依然热爱生活。我愿在这苍茫大地之间搏上一搏。这是青春里的“英雄主义”,这是我二十岁时的“英雄主义”。

文学给予了我热爱生活的勇气,教会了我勇于思考的真理,让我拥有了自由、幻想、浪漫,文学之于我,是灵魂的栖息之地。

最后,借莎士比亚的一首十四行诗献给文学,献给自己,献给像我一样热爱文学的人,这首诗正是文学能够给予我上述一切的一个缩影。“我怎么能够将你比作夏天?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。狂风将五月的蓓蕾凋残,夏日的勾留何其短暂。休恋那丽日当空,转眼会云雾迷蒙;休叹那百花凋零,摧折于无常天命。唯有你永恒的夏日常新,你的美貌亦毫发无损。死神也无缘将你幽禁,你在我的诗中长存。只要世间尚有人吟诵我的诗篇,这诗就将不朽,永葆你的芳颜。”

作者:卿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