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城际网站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
雨夜惊魂女

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50次 时间:2020-09-17

题记

岁月久远,往事如烟。

1976年金秋10月,我在九江地区公安处举办的“全区内保干部学习班”学习。学员都是地区各县公安局及厂矿的公安保卫人员。当时我是江西轮胎厂保卫科干事,厂里派我参加这个历时一个月的学习班,其学习内容主要是公安刑侦业务。

我记得在一次小组座谈讨论时,德安县公安局的舒哥,讲了一起刑事案件,案情普通而又曲折。至今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还依稀记得主要情节。这是发生在赣北山区一个小县城里,颇像传奇故事的案件。因此我稍作文字润色,呈现给读者。

雨夜惊魂女

1

兰儿今晚静不下心来,看着桌上摊开的数学作业和复习资料,脑子里总开小差。空荡荡的屋里就她一个人。没有了往日姐姐哄小外甥的喧闹声,屋里安静的只听见五斗柜上的三五牌座钟滴答滴答的走动声。令她心里发毛又有点害怕,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。因此,座钟敲响11点时她就洗洗睡了。

她是县一中高一的学生,为了上学方便就近住在姐姐家。下午姐姐带小外甥回娘家了。姐夫在县农机厂上夜班。

半夜里兰儿在睡梦中被一阵尿意憋醒了。她睁开朦胧的睡眼,屋里依稀可见从窗户透进的月光。她刚要起床,又好像听到什么响动的声音。她睁大双眼只见月色朦胧的屋内,一个黑影在她床前晃动。兰儿心里十分震惊,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:不好,有贼!这时黑影人扑上床来。说时迟那时快慌乱中兰儿手脚并用,爆发出惊人的力气挣脱了黑影人,闯出屋子冲到了外面。黑夜中天空下着小雨,兰儿全然不顾心里又惊又怕,打着赤脚仅穿内衣内裤拼命地奔跑,很快地消失在黑夜里。

黑影人冲出屋门,看着兰儿在夜色里消失的方向,一时愣住了,有心想去追,却没有那个胆。只得无奈地想:娘个X!老子就在你屋里等,还怕你不回来呀!于是他又回到屋里,藏在屋门后面等兰儿回来。

2

村里的王二妈,这天晚上闹肚子,半夜起来上茅房。看见兰儿家大门敞开,便想起兰儿家的咸鸭蛋,流着黄油真好吃。心里痒痒的便止不住脚步向兰儿家里走去。王二妈轻手轻脚地摸进兰儿的房间,走到床前蹲下身子,双手在床底下的坛子里摸着。

此时,在屋里等候多时的黑影人以为是兰儿回来了,不禁心花怒放,按捺不住躁动的欲望。冲上去将王二妈直往床上按。突然的变故,把王二妈吓坏了,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任由对方摆布。待到黑影人撕扯她的衣服,才有些明白过来,这不是被主人发现了。连忙伸出双手来阻挡。黑影人顿时急红了眼,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加大了动作的力度,竟然没发现身下的女人不是兰儿。一番搏斗王二妈毕竟年纪大了,被年轻力壮的黑影人占了上风。他撕扯开了王二妈的衣裤,喘着粗气野兽般地扑了上去。可怜的王二妈已无力抵抗,任由对方的欲火燃烧。也许后来黑影人发现搞错了人,但生米已做成了熟饭。

雨夜中的兰儿,一路狂奔跑出几里地后才发现自己赤着脚,一双脚板已被路上的石子扎的钻心地痛!夜空中的小雨不停地下着,兰儿的内衣内裤早已被淋湿。半夜里的气温透着寒气,上下牙齿冻得不停地哆嗦。等到她明白过来,发现自己已不自觉地朝家里跑来。八里的路程,她竟然半个多小时就跑到了。

兰儿闯开院门,拖着哭腔呼喊着爹妈。一会儿屋里的灯就亮了,兰儿的妈披着衣服打开房门,抱住了惊魂未定的兰儿。这时姐姐也从另一间房内出来,望着只知道哭的妹子,连声问道怎么了?兰儿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:姐夫……姐夫……他欺负我!好半天姐姐听完妹子的哭诉后,气得一咬牙骂道:这个剁千刀的畜生!我找他算账去!兰儿的爹这时劝说道:你还是不要到厂里去闹,把他叫到家里弄清楚了再说。兰儿妈苦着脸连声说道:是滴!是滴!

3

这里地处赣北山区,是一个小县城,北门外五里地是县里的农机制造厂。当年(文革后期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),程世清主政江西省工作时大搞拖拉机大会战。要求省里造出井冈山牌汽车,每个县里都要造出拖拉机。兰儿姐夫钳工出生,是厂里拖拉机大会战技术组副组长。上半夜他和金工车间主任,在车间办公室里为两张设计图纸忙活了一晚上。凌晨时分实在是困了,他就在办公室的长条椅上睡着了。

天濛濛亮时,兰儿被姐姐拉着到了农机厂。厂大门口传达室的看门老头在打瞌睡。两人在厂区里转着,看到金工车间办公室亮着灯便走了进来。进门左侧靠墙有一排长靠椅,只见一个人睡在椅子上打呼噜。兰儿姐姐近前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公,不禁怒火中烧,这个剁千刀的还在睡大觉!便上前连推带撸地弄醒了他。

兰儿姐夫揉了揉眼睛,诧异地看着姐俩:你,你俩怎么来了?“你干的好事!还在这里装蒜?”说着兰儿姐边哭边捶打丈夫。这下当丈夫的更糊涂了,等把事情的來龙去脉弄清楚时,办公室里围了不少的当班工人。车间主任也来了,自然也就说清楚了昨晚至今天凌晨,兰儿姐夫一直在上夜班。

误会消除了,兰儿和姐姐及姐夫三人急忙往家里赶。回到家里时只见院门大开,兰儿房间一片狼藉。床上被单、棉被及墙上都是一块块的黄泥巴印。床底下一个坛子里的黄泥巴,洒得周围到处都是泥迹。姐姐和兰儿顿时都惊呆了,两人都傻傻地看着姐夫。姐夫心里也很惊讶,想了一下说道:清点一下,看家里少什么东西没有。三人忙活开了,没发现少东西。姐夫说:向派出所报案吧。

4

城郊派出所接到报案后,指派民警老王和小陈出动现场。两人在现场一番勘察后,便走访附近村民。到了晚上案情有了进展。

在派出所王二妈低着头,始终一言不发。民警小陈把桌子一拍说: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?王二妈身子抖了一下,站了起来说:没,没做么事呀。民警老王抬起手来示意王二妈坐下,说道:你衣服上的黄泥巴哪来的?顿时王二妈慌了神,心想坏了!换下的脏衣服来不及洗被发现了,胆怯地说:我,我去兰儿家偷咸鸭蛋,没偷成。老王说道:你什么时间去的,把详细经过说清楚。于是王二妈供认了事情经过,只是把遭到强奸说成是被发现而跑了出来。

至此,案发现场的黄泥巴印迹得到了答案。

老王和小陈勘察现场时,房间里比较乱,地面的脚印都被进出的人踩模糊了。不过在房门后面,还是提取到了一个新鲜的胶鞋印。经县公安局痕迹鉴定:从鞋印的磨损部位和磨损程度,及兰儿提供的情况,初步判断嫌疑人身高165至172公分左右,年龄约25至35岁。体态较强壮,属从事体力劳动之类的人。于是在大队治保主任的协助下,在案发中心方圆五公里范围内,划定嫌疑人23个。经过排查有8个人,没有作案时间或作案动机。余下的15人经调查先后被一一排除。

案件的调查似乎进入了死胡同。这时有村民来报,在村里二娃家打家具的木工,出事的第二天没结工钱就走了。这一情况引起了两位公安的重视。而且木匠的年龄、身高、体态都符合嫌疑人条件。于是追踪木工成为了侦破案件的重点。

5

兰儿受到惊吓后,便搬到学校寄宿了。

这天晚上兰儿姐姐和姐夫躺在床上对话。女人问:“你是不是对兰儿起了歪心?”男人回到:“没有,我要是有歪心天打五雷轰!”。“为什么兰儿会说你?”女人追问一句。男人心里有点恼火,想发作但又心虚。想到前几天兰儿洗完澡,穿着单薄的休闲装俯案做功课,那飘逸的乌发,莲藕般洁白的手臂与大腿,就像一座圣洁的雕像,耸立在自己面前。令人不禁心猿意马!几次在饭桌上他盯着兰儿的脸和乳沟看,难免被兰儿发觉而尴尬。但他仅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不敢有非分之想,更没有任何行动。于是心里硬气道:“天地良心我对你绝对没有二心”。女人回道:“说的好听,我俩现在十天半个月都不在一起,是为什么?”。男人像火烫了似的立马说道:“你是知道的厂里的工作太忙,我实在是太累啦!”女人心里认可,嘴巴却说:“人家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,你这是借口,好啦天晚了睡觉!”说着转过身来,背对着男人。

6

两天后木匠被传讯到城郊派出所。他170的身材,黝黑的脸庞,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,一脸无辜的样子。民警老王见状决定先不理睬他,晾他两个小时。

讯问开始时,民警小陈照例询问了姓名、年龄、籍贯等核对身份。木匠一脸的无所谓,一一作了应答。小陈看着木匠:“说说你大前天晚上干了什么?”。“我没干什么,白天干活累了晚上在睡觉。”木匠底气不足地答道。

老王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你的脚印怎么会在人家大姑娘的房间?”。木匠浑身一震:“不,不会吧!我……我……没去兰儿房间”。“我说了兰儿房间吗?”老王反问了一句。这时木匠低下了头,黝黑的脸上开始冒汗了。老王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:“你所干的事我们都掌握了,就看你老不老实了。”木匠强作镇定:“我真的没干犯法的事。”

老王直视着木匠:“把你的右手伸出来”。木匠不自觉地伸出了右手,老王看了一眼说道:“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两个烟头,品牌与你口袋里的飞马牌香烟一致。你右手食指与中指焦黄,说明你是个抽烟人。现场的鞋印就是你脚上的鞋留下的。还要我说下去吗?”这时木匠心里有鬼,再次低下了头,脸上的汗水直往下滴。老王见状决定再敲他一下:“你撬门入室强奸是重罪要坐牢的,如果认错态度好,我们可以建议法院酌情减刑,你好好掂量一下。”说着老王起身,示意小陈一起出门。木匠看到两个公安要走,心里防线崩溃了连忙说道:“我坦白!我交待!”

他如实供述了到村里为二娃家打结婚家具。看到在村里进出的兰儿。姑娘俊秀的脸蛋,丰满的身姿散发出少女成熟的魅力,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!令他垂涎三尺。于是他留意到事发当晚,兰儿独自一人在家。便决定铤而走险撬门入室,企图强暴兰儿。结果阴差阳错强暴了王二妈。

可怜王二妈占了一辈子的小便宜,有时到邻居家串门,都要偷一把米藏到荷包里。这次貪小便宜,吃了个大亏可谓是教训深刻!

见色起歪心的木匠,无视法律撬门入室强奸。使我想起一则典故。说的是某朝某代,有一人犯法,讼师在结案文书上写道:揭被勒镯。判官看了认为此等人渣必须杀头。便在文书上改为:勒镯揭被。这样案情性质便起了变化,由原来的单纯劫财变成劫财还要害人命。于是这人便被斩首。如今木匠虽然不会被杀头,但要坐牢而令人不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