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城际网站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
痛定思痛,痛何如哉

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97次 时间:2019-12-13

早晨,我用铁锤锤破了乌鱼的头。夫人说她不敢杀,我也不敢杀,便拿布包住乌鱼用铁锤锤,锤破了他的头我就骑自行车去上班。

骑到十字路口等红绿灯,左拐绿灯亮了,我就左拐前行。

起步不到十几米,被追尾了,我被小车追尾了,追得我人仰车翻。如何“翻”的不得而知,过后细想也还是不得而知。如果就那样走了,丝毫没有牵挂,走得干净、利落。摔后第一反应就是想爬起来,努力了几次,结果都失败了,犹如挨过锤的乌鱼,首尾乱摆,只好躺着,观车流从我左边,从我右边流过。刚开始流过的人们眼里流出同情和怜悯,因为他们见我“飞”过,后流过来的人们流出的是冷漠与鄙夷,或许他们认为我是“碰瓷汉”。

不多时,小车司机下车了。或许他被人飞车跑人坠地的壮观场面惊到了,或许如我静观挨过锤的乌鱼做最后的表演。趴着就爱胡思乱想,不去妄猜了,反正我知道我是活的,好歹我也算假运动之人,虽说再过49天我就50了,但这摔还不至于要我老命,只要司机不继续往前开,我肯定没什么大事。谢谢司机帅哥轮下留情,没有开而是走,比我仁慈,我一锤过后又给了乌鱼二锤。司机帅哥走到我跟前伸手准备拉我一把,我那还会等他拉,立马搭上他那温暖的手就站起来了。瞬间我又是一个脚踏地头顶不到天人,不过今天腰挺不直。“对不住,对不住,右边有一辆豪车超车,没注意到你。”“还好吗?要不我给你200块钱,咋样?”“腰痛。”我说,“也不知伤到什么程度。”“如果不痛,我还想去赶班呢!”捂着腰我又补充了一句。“那就去医院做个检查,行吗?”他说。

到医院后,挂号,看医生。医生问明情况后,开单——CT。倒霉,刚经历一场能见的伤害,现在又要经历一场看不见的电离辐射伤害。能咋样?犹如拜佛一样求个安心,查呗。一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,拿给医生。医生说:“没伤到骨骼,问题不大,单子上的腰椎间盘突出跟摔伤没有关系,要么开些药,要么你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。”又要吃药?再来第三次伤害。想到这,我对司机说:“问题不大就好,药就不要拿了,咱们散吧,赶班去。”拍拍手,散了,咱俩欢快地散了。赶到单位,把情况告诉领导,领导听后,说我是迟到,不算旷工。谢谢领导!

腰椎间盘突出是老伤,我清楚,除了它我还有颈椎突出。当年看病时,医生再三嘱咐不能摔跤,摔跤有中风的危险。这句话我记得非常牢,天天都记,走路不踢石头,骑车不闯红灯,总怕被石头绊倒,被车撞到。可今天还是摔了,飞摔。万事由不得自己,特别是如蝼蚁,如芥子的我。万幸,无大碍。难道是我常听《金刚经》之故得而化险为夷?又难道是我锤打乌鱼之头遭报应?

因果报应之说过于虚无,躺在床上痛才是真实。白天说不清哪里痛,痛得糊涂,晚上痛得清晰,明朗。尾椎骨痛,尾椎骨两边的屁股痛,颈脖子痛。头,白天不偏不歪摆的正,脖子痛没发现,侧眠时才明确了,估计摔时是屁股着地头后仰的姿势,优美,挫伤了臀部,拉伤了脖子上的筋。如果是狗爬式,伤到颈椎那就糟糕,摔跤也要讲运气。

古人说,痛定思痛,痛何如哉。现在想起司机说右边有豪车没注意到我,想锝痛,为什么见不到我?不就因为我自行车别人豪车吗?可我人在车外,见得着,好歹咱们都是人,他车内,你见到的是车,车非我族类,是啵?唉,唉!人命不如车。怪不得会长(自行车协会)常说,咱们骑车时人包车,别人车包人,能让则让,痛不起。当时我还和会长打趣:别人敢撞我,我就开装载机上路,看谁怕谁。难道我真的要开装载机上路找那司机比武?想多了,本来腰痛,屁股痛,脖子痛,现在连心窝窝也开始痛。痛得不仅是司机看车不看人、欺弱怕强,还有我也一样,乌鱼也一样。乌鱼离了水任我用锤锤之头,只能摆摆。水中,他可是吃小鱼虾米的霸王,它哪又会管族不族类。

众生都一样。

作者:刘世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