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城际网站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
迟到了三十多年的奖金

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31次 时间:2019-12-04

老杨终于领到了迟来了三十多年的五千元奖金,从交通局长老王手中接过这笔奖金时,他热泪盈眶地说:“这笔钱,对我现在的生活而言,早已无济于事了,但我孜孜以求,因为这是对我以前工作的肯定!”

“这是您应该得到的,是我们工作没做好,让您受委屈了,感谢您不忘初心,仗剑直言,让我们顺藤摸瓜,彻底清除了这群胆大妄为,无视群众利益,将您的奖金变成员工春节福利的腐败份子!”局长老王握着老杨地手,歉意地说。

“我相信在您的领导下,道路交通会越来越畅通,不再需要我们这些人倾家荡产进行交通建设了!”老杨深情地说。

“您当年倾家荡产修通的公路,严重影响了您的生活,但对地域经济发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因为公路开发早,景点早被发现,早被开发,现在已成为全国著名景点,成了我们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!”老王说。

“我也是受益者,不是因为景点开发早,修公路导致我们全家陷入困境后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爬起来?幸好在景点找了点事做,才有了稳定的收入!”老杨自豪地说。

四十多年前,老杨还是一名公社干部,被安排到金星大队蹲点,指导大队发展生产,在一次秋收动员会上,老杨容光焕发,站在主席台上慷慨激扬地发表动员演讲,会场上红旗招展,掌声如雷,发表完演讲,老杨兴奋地看着台下社员的张张笑脸,突然胸闷难忍,呼吸困难,他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预感心脏病即将复发。

老杨的心脏病是在抗美援越的战场上落下的,一九六六年高中毕业后,他一心想考大学,没想到高考停招,在家郁闷了一个多月,就在万念俱灰的时候,一天早晨,太阳还没露面,房内的黑暗还留在墙角,老杨正躺在床上,似醒非醒,舅舅兴冲冲地推开他的家门,对躺在床上的他大声吼道:“公社正在招抗美援越的兵,你去不去?”

“去,只要能招上,我一定去!”刚才还萎靡不振的神态,听了舅舅的话,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,斩钉截铁地回答,好像机会稍纵即逝似的。

舅舅是大队支书,理解侄子那颗希望展翅高飞的雄心,却苦于没有门路,整天无精打采地待在家里,唉声叹气。老杨家地处长江三峡,房后是高山峻岭,房前是滚滚长江,生活在江边,交通极不便。

七岁那年,老杨刚上完小学一年级,在暑假中的一个夜晚,闪电肆无忌惮地撕裂着黑暗的天空,雷声轰鸣,雨丝如柱,母亲满脸汗珠,躺在床上痛苦地挣扎,匆匆赶来的媒婆,手忙脚乱地忙碌了一阵子后,忧心忡忡地对老杨的父亲说:“难产!不马上送医院,大人和孩子可能都难保!”

医院就在他们家对门,但中间隔着长江,父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带着愁眉苦脸跑遍了全村,也没找到能捎妻子过河的船,虽然每个船老板和他们都捎亲带故,但他们爱莫能助,只能望江兴叹:“江水太急,夜晚航行,十有八九会招致船毁人亡!”

老杨的父亲打着火把出门前,心中就有一种不良的预感,只不过心急乱投医,希望奇迹出现,没找到能帮他们过江的船, 父亲如丧考妣,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,握着妻子的手,泪水汪汪地听着妻子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最终和还没露面的孩子,带着无限的牵挂走向了另一个世界。

这是老杨第一次看到人去世的全过程,从那天开始,他下决心努力学习,跳出这交通闭塞的峡畔。

一个清晨,太阳比往日露面得要早一些,喜鹊在教室门口的大树上叽叽喳喳叫着。课堂上,老杨正捧着俄语课文大声朗读,俄文老师匆匆走了进来,将他叫出了教室,带到校长办公室,校长正在办公桌上低头写着什么,他们敲门走了进来,校长抬起头,和睦可亲地望着他说:“来了一批苏联专家,准备帮我们国家考察、修建三峡大坝,学校就数你俄文成绩最好,综合成绩也位居全校第一名,对我们这里的地形地貌又非常熟悉,通过反复考察筛选,最终你脱颖而出,上级要求你从今天开始,去跟随苏联专家学习,希望你以后跟着他们好好干,将来也成为一名水利专家,造福三峡!”

那一年,老杨才读初二!

整天跟着苏联专家在三峡各地考察地形地貌,老杨认识了水流,知道了喀斯特地貌,会识别各种矿石了,老杨很热爱这份工作,虽然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但可以遇江坐船,遇路坐车,能吃饱饭,还学到了很多以前从没听说过的地理知识,苏联专家都喜欢这位天资聪慧、机灵勤快、嘴巴乖巧的孩子,他们不仅教他俄语,也毫无保留地教他水利方面的知识。

一个下雨天,苏联专家没有外出考察,老杨正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,一位邻居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,还在办公室门口就大声喊道:“翎儿,翎儿”,翎儿是老杨的小名,这里其他人不知道。

老杨感到邻居叫喊的语气不对,扔下手中的活儿,跨出办公室,邻居扑上来拉住老杨地手说:“你爷爷可能不行了!”

母亲去世后,爸爸在船上当了水手,好几天不在家露一次面,老杨跟着爷爷生活,爷孙两感情深厚,爷爷生命有危险,他毫不犹豫地请了假,回家照看爷爷,爷爷病逝后,协助父亲安葬好爷爷,时间已经过去将近半月了,他再次回到工地,里面冷冷清清,杂草丛生,空无一人,一群鸟儿在他们住宿的房前的院子里嬉戏飞跃。

“都到哪儿去了?”他正在纳闷,看见看门的老头背着手,一路咳嗽着朝他走来。

“爷爷,这儿的苏联专家呢?”他迎上去,询问老头儿。

老头儿站住了,睁大着眼睛望着他,楞了一下,才说:“苏联专家都撤走了,你不知道?”

“我请假回去了半个月,不知道这儿发生的事?”老杨吃惊不小,一下子变得六神无主,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。

老头儿黯然伤神地对老杨说:“中苏关系破裂,他们撤走了全部专家,考察队也解散了,只留下我看守着这些空房子!”

老杨回家的第一个晚上,一夜没眠,早晨天还没亮,父亲的鼾声正浓,门外寒气逼人,他早早地爬了起来,不甘心地找到大队书记,书记刚刚起床,打着哈欠准备上厕所去,他拦住书记,要求继续读书。

大队书记说: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读什么书?在家休息几天后,我安排你到队里计工日!”

“我不想计工日,我只想读书!”老杨站在书记面前,不给书记让路。

书记可能尿急,不假思索地说:“还想读书是好事,我今天就替你到公社去一趟,看公社书记怎么说!”

“说话算数?”老杨拦住书记,不依不饶。

“快让开,我说话不算数还当什么书记?”书记急匆匆地推开老杨,一路小跑上厕所去了。

大队书记果然没有食言,公社书记和学校协商后,同意让他跟着初二学生继续学习。虽然岁数比同班同学都大,但他不在乎,他非常珍惜难得的读书机会,学习比其他同学更努力,两年后,顺利地考取了县里的重点高中。

让老杨万万没想到的是高中毕业后,连高考的影子都没看见,高中毕业那天,他带着满脸的迷茫回到家中,不知所惜。

突然有了当兵的机会,他哪能不高兴?

“上战场,可不是好玩儿的,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!”舅舅忧心忡忡地提醒他。

“我不怕牺牲!”老杨严肃地回答,他不想待在老家,不仅吃不饱饭,各种运动应接不暇,稍微有一句话说错,就有坐牢甚至付出生命的危险。

老杨的表弟非常顽皮,有一次和一位叫毛毛的小朋友打架后,表弟不服气,就用石头在墙上歪歪斜斜地刻了几个字:“打到毛!”

这几个字迅速惊动了派出所,警察现场勘察后,认为事态严重,于是将表弟抓起来,送到县公安局进行审问。

不到七岁的儿子被抓后,吓坏了老杨的姑姑,她顾不了干农活儿,丢下锄头心慌意乱地到县公安局打探消息,在公安局外面等了一整天,也没和儿子见上一面,晚上,一位调查儿子的警察出来时,姑姑拦住警察询问儿子的消息,警察说:“还在继续审问,但你儿子已经承认他要打到毛.......”

警察的话还没说完,姑姑就晕了过去,等她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会议室里,她胆战心惊地爬起来,逃出公安局,越想越害怕,没回到家中,就跳河自杀了........。

与其死在老家,不如牺牲到战场,说不定评上烈士,让父亲也享受烈士家属的待遇,跟着他沾点光,老杨不顾父亲的苦苦劝阻,当了兵,上了朝鲜战场。

老杨文化程度高,在战场上当侦察兵,经常匍匐在地面上,躲藏在洪水中,患了心脏病,才被迫从战场上退回来。

老杨在战场上立过功,回来后受到重用,被安排到公社上班,负责路线教育,后来因为大量的知识青年下乡,公社又安排他组建公社茶厂,担任厂长,负责安顿知识青年。

从无到有,不几年就将茶厂办得红红火火,公社领导看中了他的才华,将他调到最穷的金星大队指导生产,恢复金星大队的生产秩序。

经过春季播种,夏季管理,眼看秋收在望,为了顺利完成秋收抢手任务,他组织了一场场面壮观的秋收动员会,在会上,等他演讲完毕,坐在主席台上,聆听着其他干部发言,但胸口疼痛越来越厉害,额头上的汗水滚滚而下,离他最近的一位干部发现他脸色苍白,刚问了句:“您是不是身体不适?”

老杨还没回话,突然倒在主席台上,失去了知觉,大伙儿慌慌张张将他送到医院,等到他再次醒来,已经到了第二年的夏季,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将近一年。

出院后,公社书记对他说:“这次住院花费了一万八,公社的财力无力支付,您是退伍军人,能不能替我们想想办法?”

老杨没有为难公社书记,一万八对公社而言,简直是个天文数字,老杨一个月的工资才九元钱,这在公社干部中已经算高的了,能捡回一条命不容易了,书记走后,他带着退伍证和立功证,找到了市民政局,市民政局对这笔高额医疗费也深感为难,但他们没有回避这件事,最终县、市民政局协商,市民政局承担了一万元,县民政局承担了八千元,解决了老杨的医疗费。

老杨康复后到公社上班,拖着病躯经常到各大队调研,看到其他社员因为生病无钱治疗而去世,而自己一个人花费这么多药费,深感内疚,当年他跟着苏联专家学了很多矿石方面的知识,通过考察,他认为老家适合办石灰厂,经过再三思量,主动请缨,辞去公社干部身份,回到老家帮集体筹办石灰厂。

石灰厂两年的利润超过了公社半年的收入,他受到县、市级领导的接见,还被评为劳模。一次,作为劳模代表到另一个县做经验介绍回来的路上,接到公社书记托人捎来的话:“企业和土地承包一样,也开始搞承包,你到公社来一趟,我们商量石灰厂的承包事宜!”

那一年,石灰厂被老杨个人承包了,石灰厂成了个体企业,除了交税外,每年的收入不错,但从公社到石灰厂,有一段路程还是田间小道,公社无力修公路,石灰厂进出产品需要雇请大量的人手肩挑背驮,老杨决定自己修公路,既有利于解决石灰厂的运输问题,扩大石灰厂的销量,又有利于发展当地的生产,帮农民增收。

在高山峻岭中修路,看起来简单,但工程量大,老杨将石灰厂委托给副厂长负责管理,他带领乡亲们一心一意修路,经过开山劈石,见沟搭桥,一年后,公路修通了,老百姓欢天喜地,老杨却愁眉苦脸,不仅花光了老杨的所有积蓄,还欠账两万多元,而且接到上级的通知,石灰厂污染太大,为保护环境,石灰厂必须马上关闭!

一夜之间,老杨由“富翁”,变成了“负翁”,特别在此时,妻子又重病住院,老杨的生活陷入困境,幸好与周围村民关系不错,大家主动将钱借给他,帮他度难关。

一天,老杨从医院回来,遇到前来考察公路的市交通局长,他对老杨的行为大家赞扬。这一年,老杨被市交通局评为劳动模范,并奖励他五千元现金,老杨在医院照顾妻子,没有去开会领奖,政府里一位干部替他带来了荣誉证书,奖金却迟迟没到位。

五千元能帮老杨解燃眉之急,左等右等,不见踪迹,妻子出院后,他到市交通局去了一趟,打听奖金问题,交通局里一位干部告诉他:“奖金拨付到县交通局去了,你到县交通局去领!”

老杨风尘仆仆赶到县交通局,县交通局一位干部告诉他:“局里资金遇到困难,过一段时间后,再来领取!”

老杨焦急地问:“要过多长时间?”

“至少要等到年后吧!”这位干部答了一句,匆匆离开了。老杨喜滋滋地回到家中,等着拿到这笔奖金,盘算着继续发展生产,他看准了养殖业,建养猪场养猪,只需投资四千多元,每年出售百头膘肥体壮的猪不成问题。

过完春节,交通局上班后的第一天,他匆匆赶去,无人接待,大家都说不知道有此事。老杨生气的去找市交通局,局长出差不在家,其他人都支支吾吾地拒绝回答。

债务越借越多,那些给老杨借钱的百姓,很多人也急等钱用,老杨被迫再去找县交通局要钱,一位股长接待了他:“五千元奖金,有这笔钱,但钱还没到位,你就不要到处告状了,该给的一分不少,不该给的一分都不会给!”

股长的话,让老杨愣住了,为了自己应得的奖金,这段时间确实找了很多部门,现在怎么成了到处告状?而且交通局里每个人看到老杨,都板着黑脸孔,俨然老杨欠了他们的债似的。

他不服,又去找政府领导,一位主任接待了他,劝他:“五千元,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,修路是好事,名誉也给你了,奖金怎么能全部给你?交通局里干部职工为了协助你修路,来来回回,没少为你办事吧!”

“这笔奖金是我应该获得的,是对我无偿修路的肯定,他们确实帮了一些忙,那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干的工作,我的奖金,与他们何干?”老杨想不通。

“你也当过干部,也知道当干部的难处,交通局现在资金紧张,钱他们已经挪用了,希望你体谅他们的难处,就不要到处要钱呢!”主任一脸不高兴地回答老杨,示意他赶快离开此地。

“谁体谅我的难处?”老杨不服,又转身去找交通局局长。

局长在办公室接待了他,对他说:“你的这笔奖金被章局长挪用了,我刚上任,不背章局长的黑锅,你找他要去吧!”

老杨哑口无言,站起来就走了,章局长去年因为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上,找他去,不是要自己去找死?

他对这笔钱失去了继续追索的信心,一家人还要生活,回到家里,突然看到挂在墙上的相机,这还是当茶叶厂厂长时,买来给知青照相的,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,取下相机,试了试,动作还熟练,选择视角的技术也不错。

从那天开始,老杨走进离家不远处的风景区,试着给客人照相。

一天上午,一位女孩站在飞瀑前,长发随风飘扬,满脸笑容,姿态优美,他举起相机迅速抢拍了几张,自己觉得非常满意,于是走过去,将相机递给女孩看,女孩看到相机中的自己,以飞瀑为背景,形态自然,特别突出了自己俊美的容貌,情不自禁地说:“伯伯照相技术真不错,这张相片洗出来后我要了,多少钱?”

老杨笑呵呵地回答:“钱多少,你自己看着办,我看你满面笑容,但眉头舒展不自然,近段时间一定遇到感情上的麻烦了!”

“伯伯会看相?”女孩扬起头,惊讶地问老杨。

“下雨天,在家无事时,喜欢研究易经,对这些有点研究心得!”老杨毫不隐瞒地侃侃而谈。

老杨看了看女孩的手相,替女孩预测过去和未来,对过去的事处处说到女孩的心坎上,对女孩的未来说得女孩心花怒放,对女孩未来生活的谆谆告诫,女孩虔诚接受。临走时,女孩递给老杨一百元,这笔收入,相当于老杨以前的石灰厂工人的半个月工资。

从此以后,老杨就在景区帮游客照相、算命,每月的收入比几个儿子在外打工的收入强多了,这一干就是十几年,靠这门技术,他在城里买了房,替自己和老伴儿缴纳了养老保险,供几个孙儿上了大学。

钱赚了不少,但奖金这件事让他耿耿于怀、心中隐隐作痛,心中充满了困惑:“当年那笔奖金,到底花落谁家了?”

后来,国家掀起了反腐高潮,喜欢关注时事的老杨看准这次机会,找到信访局,递交了当年的劳模证书,讲述了当年的遭遇,信访局领导非常重视,向他表示:“两个月内一定答复!”

老杨对此答复也没带多少希望,以为他们还在继续敷衍搪塞,此前,他也曾去找过他们几次,大都不理不睬,装聋作哑,推三阻四,没想到此次信访后,还不到两个月,新任局长就将五千元奖金亲自送到老杨家里,还向他赔礼道歉!

作者:董建华